當前位置:清風苑 >> 清風文藝
  • 七月,雨打荷葉遙聞花香

    七月流火,絲絲涼意隨小暑而來,這時的天,一時雨,一時晴。風過雨過之后,空氣依舊炎熱,太陽好像在風雨里又胖了一圈,天火呲呲直冒,知了在天地間的“熱鍋”里嚎叫,估計都快烤熟了。晴朗的日子,天特別藍,白云像白色的大花朵

  • 偉大的中國共產黨

    當晨風喚醒嶄新的黎明,捧一個紅彤彤的信念給世界;當河流唱著自強不息的歌,流向波瀾壯闊的大海;當航天飛船流出太陽系,激起銀河的浪花朵朵;當鼓點似的夯聲震落滿天的星星,太陽把濃艷的玫瑰紅涂上城市起伏的胸脯;當人們

  • 香螺的春天

    一個冬日的早晨,像往常一樣,我獨自在青螺湖畔散步,民族英雄李文學的雕像在晨光里屹然而立,幾撥晨練的老人們在英雄身邊翩翩起舞。有的舞著柔力球、有的扭著扇子舞、有的揮著太極拳……隨著他們雜而不亂的各式花燈樂,我

  • 入黨,初心很簡單

    “我當初為什么要入黨?”,有時候我也再問自己這個問題。我曾在網上看到有些人說,“‘80后’自由散漫,缺乏信仰”,更有甚者,說“‘80后’是垮掉的一代”。“80后”的我們,備受關注,也常受質疑。面對質疑,我時常在想:作

  • 初遇白云寺

    彌渡?迷渡?充滿浪漫主義色彩,一曲《小河淌水》名動天下,真是個神奇的地方!說來慚愧,彌渡這塊富饒美麗的熱土上,土生土長的我,依然有很多未曾涉足的地方。位于寅街境內,那個彌渡縣規模最大的牡丹園——白云寺,就是其中

  • 母親——我眼中的美女

    我的母親是一名勤勞樸素的家庭婦女,一個心靈手巧的善良女性,不論是年輕力壯時的精煉能干,還是滿頭銀絲時的老當益壯,母親一直是我眼中永遠的美女。母親的童年很艱苦,正是“大集體”生產勞作和“大鍋飯”度日的年月,餓

  • 鄉村俗語伴我行

    我的父親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沒有太多的文化,一生肩負著養家糊口、供養子女的重任。父親留下的最大財富,無疑是那些他常掛嘴邊的鄉村俗語。在父親語言樸實、內容直白的鄉村俗語中,我和家人深受為人處世的教誨,悟出了人

  • 石寶山巔留蹤跡

    朋友,你登上過石寶山嗎?石寶山是玉龍雪山向東南延伸的支脈,屬鶴慶縣境內第二座高山。素有“大理有名三塔寺,鶴慶有名石寶山”的民謠廣為流傳。登上石寶山巔,體驗“一覽眾山小”的意境,這絕對是非常愜意,非常豪邁的。我

  • 只有“一個顆顆”的手機套

    媽媽今年94歲了。年輕時是個殷實人家的小家碧玉,家人對她珍愛至極,卻也一絲不茍的要求恪守家教家規。媽媽從舊中國一路走來經過了土地改革、大鍋飯、互助協作、文化大革命等。多年來經歷了許多變數、歷盡滄桑,但依然寵

  • 激濁揚清那些事兒

    近日,收看了云南省紀委監委聯合云南廣播電視臺拍攝制作的《激濁揚清在云南》,心中不禁思緒飄飛,感慨良多!確實啊,不“激濁”,讓沉渣濫漬浮出水面,它就會一直潛伏下去,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們的生活。“激濁”的過程雖然觸

211篇 頁次:1/2210篇/頁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:
海南麻将规则